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报道  >  正文

复旦大学白彤东教授应邀来我院讲座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9-26

本网讯:(通讯员 胥子龙)2020年9月25日下午,复旦大学亚博App白彤东教授应我院邀请,在振华楼B214报告厅为大家带来了一场题为“超越民族国家与世界主义——儒家的新天下体系”的讲座。讲座由中国哲学教研室廖璨璨副教授主持,院长吴根友教授点评。副院长李勇教授、副院长黄超副教授、外国哲学教研室杨云飞副教授、基础心理学教研室张春妹副教授以及学院40多位同学参加了此次讲座。

白教授首先介绍了自己的学术经历。然后从十九世纪中国建立民族国家的努力说起,讲到现代民族国家身份为中国带来的困扰。白教授认为,建立民族国家并不是建立现代国家的唯一道路,甚至不是最好的道路。白教授将周秦之变比为欧洲早期现代化,细致解读了由周至秦的封建制度及其变迁,指出战国时期各国均会面对的两个政治难题:陌生人组成的大团体如何凝聚?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并通过分析《孟子》“恻隐之心”一章,介绍了儒家的仁爱观念,进一步地讲述了儒家如何通过有差等的仁爱和文化上的“夷夏之辨”来解决这两个政治难题。

接着,白教授对比了民族国家体系与非民族国家体系的优势与劣势。白教授认为民族国家体系的优点在于内在凝聚力强,劣势在于这种凝聚力所带来的排他性。非民族国家体系不具有强烈的排他性,更具包容性,但相对的凝聚力也较弱,其典型代表就是世界主义。从儒家的观点来看民族国家体系太过于排他,几乎是不可避免地导致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而世界主义又取意过高,其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最后,白教授总结了儒家新天下体系对中国当代的意义,认为儒家的新天下体系可以在民族国家体系与世界主义之间取得平衡,找到一条中道。儒家的国际关系原则是既承认主权又允许超越它,白教授总结为“仁责高于主权”。儒家对现代性问题的这一解答,相对于西方近代民族国家理论和当代世界主义理论具有其优越性。

讲座结束,由吴根友教授进行了总结和点评。白教授对吴教授的点评进行了简单的回应,并回答了在场老师与同学们的提问。


(图片:宋柏杨      编辑:邓莉萍      审稿:严璨)